推荐资讯

就算王家那位天君回来都未必能做到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35 浏览:
 
    “天宝以万金融铸,以天君的法则炼就,乃是一位天君的道果显现,可谓万劫不灭。便是陈北玄修成元婴,都未必能击碎天宝。何况他仅仅天君之身呢?”
 
    说到这,洛长生眸光望向西北。
 
    “恐怕,风子秋带着天宝,逃回风家了。”
 
    实际上,所有观战者,此时都明白过来。
 
    众人心中既惊骇,又震恐。
 
    陈凡不但生生击败了风子秋,更一路追杀,这是不罢手啊。
 
    “看那个方向,是紫岚郡的位置。陈北玄杀向风家了。”
 
    “他果然睚眦必报,风家堂堂天君世家,他都要打上门去。自从数千年前,星河天君崛起后,还从无人敢触犯天君世家的威严。”
 
    “风家要糟。”
 
    诸多长老们断言。
 
    而此时,紫岚郡,风家中。
 
    一袭黑衣,长发披散,容貌削瘦的风家家主风无荒,正背着手站在水镜前,注视着水镜中陈凡的身影,脸色铁青。
 
    这一次,风家真是亏大了。不仅陨落了一位先祖,损失了底牌,更招惹大敌。还好黑绝天刀返回了,只要天宝不失,就不算太大损失。
 
    而风家上下,既惊又怒。
 
    天君世家高高在上数万年,视众人如蝼蚁一般。他们早就养成俯瞰整个北荒的心态,在风家众人心底。风家可以去欺负你,杀你,甚至屠你满门,这都是天经地义的。但你只要敢还手,就是对风家,对天君世家的大不敬。
 
    这就像主人打骂奴仆,都是正常,奴仆还嘴一句,就会激怒主人。
 
    荒域出生的陈凡,在他们眼中,就是一个奴仆。最多强大点,但只要一日不成天君,一日就不可与他们并肩而立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好大的胆子,击败风叔祖后,还敢追到我们风家来?”
 
    “开启镇族大阵,召集战阵兵团,启出家族底蕴。我族并非只有风叔祖一人!”
 
    “不错,天君世家不可辱!”
 
    无数风家弟子和长老叫嚣。
 
    “族长,我们怎么做?”三长老风无伤上前一步问道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若真敢来,我等一定要让他知道,什么是真正的天君世家底蕴。”九长老风无颜也冷哼。
 
    天君世家底蕴何等深厚。
 
    让他们与陈凡在外交手,恐怕整个风家,无人是陈凡一合之敌。但陈凡若杀入风家祖地,那就不一样。这个祖地,被风家经营了数万年,布下无数密阵,杀阵,就算天君来,也步步艰难。
 
    “恐怕他连我族祖地在哪,都未必能找到吧。”
 
    有人冷笑。
 
    尽管风家众人,震惊于陈凡的实力,但依旧信心满满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“风家一位先祖持天宝,暗杀陈北玄!”
 
    “陈北玄赤手撼天宝,大败风子秋和黑绝天刀。”
 
    “陈北玄追杀去风家了。”
 
    当时在古药郡深处,除了诸多天君世家外,同样有观战者。当战事一开始,他们迅速就将消息,向外面传递出去。
 
    这场战斗,实在太大惊人了。
 
    几乎可以称之为天之战!
 
    两人打的山河崩裂,日月倒悬。古药郡数千里大地,都被两人交手的余波给摧毁掉。所有目睹这场战斗的人,无不感觉,自己在看着两尊神灵交战。
 
    “太强了,那陈北玄远远超出金丹之外,什么长生榜天骄,什么世家老祖,在他面前,都如蝼蚁般,弹指可灭。”
 
    “我北荒,什么时候出了这等绝世强人?就算长生榜首的君傲城、李怀仙,也不过如此吧。”
 
    “天宝都败了,谁还是他对手。”
 
    无数人感叹。
 
    而玄怒真君、三山宗掌教听到后,更是心中惊惧。原先他们还怀着小心思,并未把方炎等禁锢,还在坐观,看陈凡结局如何,是否会被天君世家联手扼杀。
 
    现在,他们恨不得把方炎几个关上一万年,免得陈凡某天心血来潮,突然发现他们阳奉阴违。到时候,凭他们的实力,哪能挡陈凡一击?
 
    但更多人,则心中震怖于,陈凡竟然一路追杀去了风家。
 
    “天君世家高高在上,俯瞰北荒已经有数万年。除非另外一位天君出世,否则任何人都不敢挑战他们。陈北玄有些不智了,应该见好就收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。天君世家的底蕴,不止这些。”
 
    “未必,连天宝都败了,这一次陈北玄说不定真能逼得风家低头。”
 
    一道道目光,向着风家,向着紫岚郡而去。
 
    天君世家凌驾众生太久,大部分北荒的修士,都想看到有人去挑战他们。陈凡此时表现的无敌战力,让许多人看到了希望。
 
    但哪怕最乐观的人,也觉得,最多让风家低头认输罢了。想要踏灭风家,那简直痴心妄想,就算王家那位天君回来,都未必能做到。
 
    而丹盟众人,则五味成杂。
 
    司徒长老、丹盟盟主等,都眸光闪耀,脸色复杂难明,只有小丫头乔乔,欢呼雀跃。
 
    镇海城,吴家中,更传来一声长叹:
 
    “这小子,真成气候了。从今往后,整个北荒,还有谁敢不把他陈北玄放在眼中?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。
 
    吴家姐妹,无不默然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而此时,陈凡正紧紧追着和黑绝天刀不放。
 
    嗖!
 
    黑虹横贯长空,黑绝天刀锐利到了极点,轻易的撞碎虚空,几乎每一个闪耀,都出现在了数百里开外,是音速的百倍,乃至千倍。
 
相关阅读